| RSS订阅 | 匿名投稿 |  意见反馈 |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绿海撷英 > 人物风采 > 正文

第一代森防人的故事

作者:钟寿军 来源:中国爱国主义教育网 日期:2012-11-30 11:08:41 人气: 标签:

——记全国森林病虫害防治先进集体乌尔旗汉林业局防治队员们

正在白桦林中调查中带齿舟蛾发生数量

在郁郁葱葱的内蒙古大兴安岭上,奋战着这样一支特殊的队伍,为了保护好大兴安岭这片绿色林海,建设祖国北方重要生态屏障,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用青春和热血默默地抒写着无私奉献的动人篇章。兴安的山山岭岭遍布了他们跋涉的足迹,兴安的沟沟岔岔洒下了他们晶莹的汗水,他们就是在全国森防战线赫赫有名、建功卓著的乌尔旗汉林业局森林病虫害防治队的队员们。

建站缘于虫灾暴发

八十年代初,乌尔旗汉林业局生态功能区内暴发一次松毛虫灾害。据当年乌林技校实习生赵丽君回忆:那年,在指导老师的带领下,她与其他即将毕业的技校同学来到松毛虫暴发地。盛夏时节,森林里一片枯黄,仿佛是进入了秋天,那情景令人目不忍睹。由于松毛虫对森林的危害巨大,因而人们把森林病虫害称为无烟火灾。

由于乌尔旗汉林业局是第一次发生松毛虫灾害,没有专业防治队伍,更谈不上防治经验,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采取最古老最简单的灭虫办法----抓虫。为了鼓励职工群众积极投身到消灭松毛虫的战役中来,林业局论斤收购抓获的松毛虫。

一场人虫大战就这样打响了,人们戴着帽子,穿着紧身衣服,在地上铺一张塑料布,用木棍拍打树枝树杆,松毛虫就如同下雨一般簌簌地从树上落下来。松毛虫外表长有毒毛,接触到人的皮肤,皮肤就红肿起来,中毒深的手肿得象馒头似的。人工捉虫虽然从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松毛虫的扩散,但要想彻底控制松毛虫灾害真是杯水车薪,后来,在上级有关部门的指挥下,采取飞机喷药灭虫,这场虫灾总算得到了有效防治。

这次灾害发生后,小小松毛虫引起了乌尔旗汉林业局的高度重视,为了有效研究控制森林病虫害,他们决定成立森林病虫害防治站,从1983年起,乌尔旗汉林业局生态功能区内拉开了森林病虫害防治的序幕。

研究虫子从零开始

刚建站时,森防站一没技术,二没设备,森防队员们一切从零开始。

为了了解森林病虫害,掌握虫子的生活习性、生长过程,技术人员一边查阅相关资料,一边实地调查研究。当年刚刚20出头的赵丽君等新参加工作的技校毕业生担当起了这份重任。四月中旬,她们来到位于库口经营所的标准地,支起帐篷,在室内外分别搞起了松毛虫饲养研究。她们在树干上找到卵,小心翼翼地用小刀轻轻割下,装入简易的罐头瓶中,用沙布罩好封口,如同照顾婴儿一样,精心饲养这些虫子。标准地离她们的帐篷需走40多分钟山路,为了定时到现地察看,她们每天都是风雨无阻,按照资料要求,不仅坚持每日人为控制松毛虫饲养的湿度与温度,而且每日采集新鲜松针来喂它,每日对松毛虫的饲养情况做记录。经过几个月的苦心研究,她们逐步了解了松毛虫的生长繁殖过程,为有效防治松毛虫灾害积累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蛾类蝶类昆虫虽然穿着美丽的外衣,但演变成虫后,继续对森林进行危害。为了研究这些会飞的昆虫,赵丽君又带领技术人员向这个空白领域宣战了。在烈日炎炎的盛夏,很多人都躲在凉爽的地方乘凉,而她们却结队上山了,有的拿着毒瓶,有的手持捕网,在崎岖的山坡上追逐着一只只翩翩飞舞的蝴蝶。夜晚,她们不顾一天的疲劳,又支起高压电网,利用蛾类昆虫喜光的生活习性,引诱蛾类昆虫飞向黑光灯旁的高压电网。她们将采集到的实物及时做成标本,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如今已制作昆虫标本一万多件。

松针毒蛾是危害森林的又一杀手,为了研究它,技术人员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1996年,预测预报队队长王艳芹带领大家做起了这项研究。有关资料介绍,这类害虫的卵产在松果里,她们就采集松果回来,用手扒开坚硬的松果皮,结果一无所获,看来书本上的知识并不适用于任何地方,同样一种害虫因地域不同、环境不同,它们的生活习性也截然不同。到哪里去找松针毒蛾的卵呢?王艳芹陷入了沉思之中。她首先与同事们找来梯子爬到树上,在枝干上找,没有;她们用斧子砍开树皮,在皮下找,还是没有,找来找去,一点线索也没有。这可难坏了王艳芹,她深知:找不到虫卵,就无法开始对虫子的研究。作为课题调研组的负责人,王艳芹心急如焚。在一次野外调查时,王艳芹突然灵机一动,走到一堆枯枝落叶下,扒开表层仔细地寻找着,在这里她意外地找到了梦寐以求的松针毒蛾的卵块。找到了卵块,她和同事们都欣喜若狂,一个多月的辛苦顷刻间都化为乌有了。从那一刻起,王艳芹明白了一个道理,森林太神奇了,森林里还有许许多多人类没有揭开的秘密。在她与同志们的努力下,乌尔旗汉林业局的防治史册上又填补了一项松针毒蛾饲养研究的空白。为此,人们都称王艳芹、赵丽君等老技术员是站里的土专家。为了使这些实践形成理论,从而进一步指导实践,利用五年的时间,她们完成的《白桦尺蠖的系统观察和综合治理研究》课题,填补了国内一项空白,获内蒙古自治区科技进步三等奖;用两年时间完成的《兴安落叶松种实害虫危害预测》、《兴安落叶松种实害虫优势种及防治方法研究》、《东北小卷蛾生物学的初步研究》等论文受到国内外有关专家的好评,其中《兴安落叶松种实害虫危害预测》被莫斯科全俄科技情报研究中心文摘杂志《昆虫学刊》作了摘录刊,在研究中发现的我国新记录种——东北小卷蛾,又填补了一项国内空白。

预测预报及时准确

随着对虫子研究的日积月累,森防人逐渐形成一个共识,加强森林病虫害预测预报工作,是有效控制森林病虫害发生的前提。为了做好这项工作,王艳芹带领大家担当起这项刚刚起步的工作。

那年的初夏,女儿刚刚两岁,预测预报工作又开始了,王艳芹把女儿托付给父母,一狠心带着大家上山扎点去了。宁静的夜晚,当星星爬满天空的时候,她的思绪也会不自觉的飞到女儿身边,离开自己这么久了,女儿一定会哭吧?两个月后,当王艳芹兴匆匆的回到家时,见她脸晒黑了,人累瘦了,尚不懂事的女儿竟然不认识她了,见到她直躲,这使得她心里一阵阵的酸楚,泪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两个月来,她没有洗过一次热水澡,不能与家人团聚,但是为了大森林的安全,她只能舍小家顾大家。

19935月中旬的一天,为了全面调查虫情,王艳芹和测报组的队员到五十九经营所生态功能区调查,她们步行20余公里,翻过一座山后,来到一片沼泽地,放眼望去,沼泽地俨然一片茫茫的水域,期间还布满了塔头,而他们必须穿过这片沼泽地到另一座山去。尽管她们穿着高?水靴子,但是水深的地方还是可以灌进水来。王艳芹和大家一样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扑通一声,她一脚没踏实,只觉得脚下软绵绵地,深不见底,她越挣扎陷得越深,顷刻间,腰部以下全陷在沼泽里了。听到她的呼叫,同行的队员们奋力把她从沼泽中拉了上来。她的浑身湿透了,毛裤里灌满了水,站在地上水顺着裤腿往下流。五月的兴安,乍暖还寒,冷风一吹,她冻得上下牙直打架。工作地点还没到,开弓没有回头箭,决不能因为她一人而放弃一天的工作,想到这,她只好咬牙坚持,拖着湿淋淋的双腿完成了工作。

2006年,免渡河外来火烧入乌尔旗汉林区境内,酿成了“5·25”森林火灾。按以往惯例,火灾过后森林里易发生次期性害虫,对生长势较弱的森林产生危害。火灾发生后,为了防止天牛等虫灾的发生,确保灾后森林无大疫,预测预报调查又紧锣密鼓地开始了。火灾过后,森林里一片狼籍,一踏一脚灰,一摸一手黑,……”枯木倒塌的声音不时传入耳鼓,也敲打在所有测报员的心上,大家不时的互相提醒,注意倒木,注意安全。为了抢时间赶任务,每天天刚放亮,她们就踏着露珠上路了,中午席地坐在森林里吃一口凉饭,带的水喝干了,折一根空心柳插在混浊的水坑里就喝,野外工作是辛苦的,可大家还戏称是在品尝撅尾巴茶,因为水里面沉降着狍子等各种动物的粪便。夕阳西下的时候,林子里的光线暗了下来,调查无法进行了,她们才披星戴月归来。整整一个月,她们对过火森林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基本摸清了次期性害虫的种类、发生数量,由于预测预报及时,及时采取了逐个喷雾等防治办法,使得49000亩受灾森林创造了大火过后无大疫的奇迹。

自然博物馆闻名遐迩

如今,乌尔旗汉林业局森林病虫害防治站的自然博物馆已成为呼伦贝尔地区重要的旅游景点之一,在林区内外闻名遐迩。来到此地的游人无不赞叹不已,无不留连忘返,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在这美丽光环的背后,究竟饱含着一代又一代森防人多少汗水啊!

森防站成立以后,为了了解森林病虫害,技术人员将采集回来的有害虫类、鼠类、蛾类蝶类的实物做成标本,便于做进一步研究,她们将这些标本集中存放在一起,这就是自然博物馆最初的雏形。随着时间的推移,森防站开始由最初的研究森林病虫鼠害为主,逐渐向收集野生动植物延伸,宗旨是通过一件件活生生的标本,教育人们树立保护环境、保护生态的意识,这项职能本应是政府部门做的,但是当地的特殊情况是大企业小政府,政府既没有财力也没有物力来做这件事,这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生态事业,就被这个建站不久的森防人承担起来。为了制作出一件件栩栩如生的标本,他们把东北林业大学的专家学者聘请到小小的森防站来,请他们帮助制作并鉴定种类。一次,一位台湾学者慕名来到这个博物馆参观,当他看到植物标本的色泽保持得很好时,禁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在自然博物馆内有一只最小的标本——蜱,老百姓俗称草爬子。别看它个头小,可危害却越来越大,让林区人谈蜱色变。每年因蜱叮咬死亡的人已屡见不鲜,叮咬之后轻者头昏脑胀,重者丧失劳动能力,严重者可导致死亡。因为没有良药可医,且危害性大,已被列入林业职业病。为了获得蜱的标本,森防队员明知山有蜱,偏向蜱山行。在蜱活动频繁的季节,她们毅然来到森林里,在枯草及树林中来回穿行,然后大家集中在一起,脱去身上的衣服,互相检查,仔细寻找蜱的踪影,他们就这样冒着生命危险,成功地抓到了蜱,做成了珍贵的标本。当森防人向人介绍蜱这种标本的危害性时,有谁会想到,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因为长期在森林里工作,多次被蜱叮咬,有的已经被确诊为森林脑炎,这就意味着他终身都要忍受这种疾病的折磨。

梅花香自苦寒来,经过二十多年的日积月累,自然博物馆已由当初的一间标本室发展到占地一万平方米的展馆,珍藏昆虫档案标本200余科、1200多种、13000多件;鼠类标本10余种、30多件;森林病害40余种、180多件;野生植物标本300余种、400余件;展出动植物、昆虫、真菌、土壤、矿土计800余种1200多件。由于规模大、品种多,目前,已成为东北林区最大的自然博物馆。值得庆幸的是,该馆承载的几代森防人的梦想已经实现,如今这个馆的生态教育功能已逐渐显现出来,每年都吸引万余名游客到此观光。同时,也被林业局定位为生态道理教育基地,每年定期组织中小学生到此参观接受生态教育。

防治方法的变迁

森林病虫害防治分为两个发展阶段,最初使用的是化学防治方法,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以及建设生态文明的要求,化学防治因其杀伤力强,破坏自然环境,已于二十世纪初被停止使用,被物理防治及生物防治等取代。尽管化学防治方法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在化学防治中的辛酸苦辣却深深地铭刻在森防人的记忆中。

喷杀虫烟雾是化学防治的主要方法,它杀虫效果好,杀虫面积大,常被采用。每到森林防治季节,下午,森防队员肩背手提药箱向防治地点进发了,每个药箱重20多斤,男同志每人要背两至三箱。走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蚊虫叮咬,瞎蒙成群结队的攻击,没走多远,防治队员的后背就湿了半截。有的药品箱封闭不严,刺鼻的六六粉制剂扑鼻而来,落在肩上,肩上红肿起来,落在手上,手上红肿起来,又痒又痛,让森防队员们苦不堪言。

来到防治地点,防治队员们按照设计在林地里隔不远投放一箱药品,这叫布点。从山角下一直延伸到山脊上,然后就静静等待观察气象。傍晚时分,气压骤降,山风从山脊上徐徐而下,这是放烟雾的最佳时机,防治队员们手持对讲机,听到命令,逐个点燃药箱,烟雾在林中弥漫,由于此时的气压低,烟雾升至树冠,不再上升,聚拢在一起,远远望去,整座山烟雾缭绕,好不壮观。如果顺利,防治队员逐个点燃完药箱,也已走出烟雾茫茫的森林,来到安全地带,待烟雾散去,他们还得按点火路线返回,逐个清理药箱,发现有火源隐患,及时熄灭火源,以免发生火灾,几十年来,由于防治队员防火意识强,没有发生一起因放烟雾而引发的火情火灾。等复检完,已是半夜时分,森林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手指,他们只好打着手电在森林里穿行,为了确保人身安全,他们不停地用对讲机互报着平安的消息。然而工作并不是天天这样顺利。有时药箱点燃不久,后面的烟雾已升腾起来,还有一些待点的药箱没点,突然,风向变了,防治队员被困在四处飘散的烟雾之中,个个被呛得咳嗽不止,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队长立即用对话机下达自救命令。队员们用随身携带的铁锹在地上挖一个土坑,趴在地上,将毛巾喷上水,捂在嘴上,再把头伸到土坑里去。由于风向不停变幻,烟雾一下子撕去往日宁静端庄的面纱,像恶魔似地四处乱窜,此时指挥员的心象猫抓一样的难受,每一分每一秒都觉得过得那样慢,当肆虐的烟雾散去,他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点队员人数,再看从烟雾里逃生出来的防治队员们,他们个个灰头土脸,面色苍白。他们见面的第一句话是:人齐了没有?。一次,一位队员被呛晕了,走错了方向,着实让大家着急了一回,直到寻找的人与他会合,一颗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

进入二十世纪,防治队员开始探索物理防治与生物防治的新办法与新途径。松毛虫生长发育分成卵、幼虫、蛹、成虫四个阶段,周而复始。在这四个繁殖发育阶段中,防控幼虫是最佳阶段,因为幼虫孵化出来以后,要从树下爬到树上去取食。为了阻止幼虫发育,最好的办法就是防止幼虫上树,使幼虫吃不到松针。怎么才能阻止幼虫上树呢?早期森防战线推广的是利用绿色威雷药剂阻止幼虫上树。在幼虫上树之前,防治队员们将这种新型产品喷散在树干上,该产品会以无数个细小颗粒的状态附着在树干上,一旦幼虫碰到这个细小颗粒,颗粒就会自动张开,将幼虫杀死,即环保又不破坏环境。但这种产品价格贵,成本高,也存在分布不够密集、不够均匀等缺陷,难免有的幼虫幸免于难,继续危害树木。如何更好地控制幼虫上树,把幼虫消灭在萌芽状态,最大限度地减少森林危害,提任为防治队副队长后的土专家王艳芹陷入了深思。一日,王艳芹摆弄胶带,一不小心,手指被牢牢粘住了,这次意外让她突发奇想,能不能用胶带将幼虫粘住呢?有了这个念头后,她就带领大家做起试验来,她们将胶带呈螺旋状缠在树干上,粘面朝外,等待幼虫上树,一周过后,她们来到实验地,惊喜地发现胶带上粘满了幼虫的僵尸,密密麻麻,她们成功了。这项土发明以其成本低、易操作、效果佳等优点,迅速在林区得以推广。

生物防治是利用生物食物链的原理,培育天敌,为天敌提供更为优越的栖息活动场所,通过壮大天敌数量达到消灭病虫鼠害的目的。虫子的天敌是鸟类,如何招引益鸟被森防人纳入议事日程。从1998年起,他们累计悬挂鸟巢2144个,使10720亩森林面积得到有效保护,鸟巢住巢率达20%以上。蛇与猛禽是老鼠的天敌,森防队员就在旷野里堆石堆,为蛇栖息提供条件,在空旷地带支起固定的猛禽架,使猛禽有栖息的落脚之地……多年来,通过生物防治,提高了森林的自控能力,也使森林病虫害得到了有效控制。

说起防治队员们的苦与乐,几天几夜都说不完。每逢防治忙季,防治站机关男女老少齐上阵。防治站女同志占一半左右,她们同男防治队员一样早上出发,天黑回来,寄放在托儿所的孩子总是第一个送到,最后一个接回来。整个夏季,她们穿行在森林里,不能像其他女性那样穿上漂亮的裙子,也顾不上往脸上擦各式各样的美容化妆品,女人的需求在她们那里少得可怜。一次,防治技术员张金华路过一条小溪,不小心掉进河里,她的鞋、裤子湿了,可防治的记录本却被她高高举过头顶;还有一次,她主动上树取样枝,却在距离地面3高处失手摔了下来,当时把大家吓坏了,尽管地面有很多枯枝落叶,但仍造成她左臂脱臼,腿被树枝划了一条好大的口子,血把裤子都染红了。防治技术员王海荣在防治时,被蚊子叮咬了一下,半个脸肿了起来,眼睛迷成一条缝,嘴邪眼歪,她还开着玩笑对同事们调侃:被蚊子吻了。”2008年夏天,防治队员李华腿疼得厉害,医生建议她休息治疗,考虑到工作的连续性,她一天也没休息,忍受着病痛的折磨,一瘸一拐的硬是坚持和大家一起完成了整个调查期的工作。多年的野外工作,跋山涉水,风餐露宿,队员们大多患上了胃病、关节炎等疾病。

鸟类环志受好评

鸟类环志工作是了解掌握鸟的迁徙路线、鸟类分布区域、鸟类繁衍生息等规律的一门科学研究,属生态环保事业,主要由国家拨款建站开展工作。多年来,由于没有专业队伍,鸟类环志在内蒙古自治区一直是个空白。

在生物防治过程中,乌尔旗汉林业局森防站通过招引益鸟这种方法,有效控制了森林病虫害,然而,他们对鸟的了解并不多。为了促进生物防治工作,2003年,经国家鸟类环志中心批准,内蒙古自治区第一家鸟类环志站在乌尔旗汉成立了,因工作需要,部分森林防治队员开始从事鸟类环志工作。建站初期,国家没有拨款,活动经费由林业局自筹。

每年春秋两季,在林业局种子园,顺着山坡走势,鸟类环志员们架起150余张粘网,日升而作,日落而归,6年来,累计环志鸟1237万余只,已连续两年被国家鸟类环志中心评为先进站。取得这样的成绩,浸透着环志队员的辛勤汗水。

在环志过程中,有一个环节是解鸟,就是把粘住的鸟从网上摘下来,这项工作看似容易却时时潜伏着危险。由于网眼小,环志的鸟大部分是体型较小的鸟,戴手套操作不方便,环志员们只好徒手操作,一不小心鸟爪就划到皮肤,划出一道道血淋淋的疤痕。有一种鸟叫红尾伯劳,它喜吃鼠,嘴巴上带有细菌,叼上一口,伤口极不易愈合,尽管这样,环志队员们从无怨言,仍然尽职尽责地工作着。

一年春天,突然下起一场大雪,雪的粘度大,粘在网上越聚越多,有的网压弯了,几乎到了倒塌的边缘,然而雪越下越大,丝毫没有罢休的迹象。面对这种险情,几名环志员在没有领导指挥的前题下,主动投身到抗雪灾的战斗中来,他们穿行在150张粘网中间,用力将雪拌落下来,又将不牢固的粘网支稳,一直忙到天黑了。

多年来,森防站正是靠着这样一支爱站如家、士气旺盛、在实践中锻炼成长、技术过硬的职工队伍,才出色地完成了测报、防治、检疫、鸟类环志等各项生产建设任务,铺就了森防事业的辉煌:乌尔旗汗地区落叶松毛虫27年有虫不成灾;对白桦尺蠖、落叶松鞘蛾、中带齿舟蛾、松针毒蛾、落叶松尺蛾、舞毒蛾、樟子松泡锈病及森林鼠害等经系统防治,取得了明显的防治效果;实现了以化防为主,向无公害防治、生物防治的转变,无公害防治比例达100%,杜绝了化学防治对生物的的危害;累计完成森林防治面积212.94万亩,创造出良好的森林生态效益。乌尔旗汗林业局森防站由此先后四次被林业部(国家林业局)评为全国森林病虫害防治先进单位,2003年被确定为国家级鼠害工程治理区,在林区首批步入国家级标准站……

闻之有虫无害,观之心潮澎湃,耕耘日起日落,奉献春去秋来,这是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黄亚洲在参观乌尔旗汉自然博物馆时发出的感叹,这是森防队员的生活写照,也是对森防队员们无私奉献精神的最好诠释。

                            (该文发表于20095月)